来源:
中国雄安官网
阅读正文

生命绽放的炫美 (三)——读雄安新区支援湖北医疗队副队长郝艳丽日记

2020-03-20 20:30:29 来源: 中国雄安官网

  致敬所有最美逆行者

  你们是春风

  吹散疫情笼罩的阴霾

  ——题记

  3月5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惊蛰。时令已进入桃花红、李花白,黄莺鸣叫、燕飞来的仲春时节了,我坐在电脑前整理着郝艳丽的日记。这次从武汉抗疫前线发回的日记,共有五篇,我仔细读着,似乎看到她在病房忙碌的身影,看到那个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是如何用生命在战斗的身影。

  文章有点长,如果你有耐心,请看完。我相信,你一定能从字里行间看到逆行者怎样负重前行,看到血肉之躯的他们在经受着怎样的考验,你也一定能明白,这个世界上,是谁的儿女,又是谁的父母,在每一次生死存亡的关头,挺起大国的脊梁!

  我大声读着,声音哽咽,泪水模糊了双眼……

  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

  今天是来武汉的第五天。早上七点半我们统一坐车。途经长江,来到了我们上班的地点——武汉红十字会医院。我从来没想过长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的,每天上下班路上都能看见,也挺有意义的。

  到达医院后,在老师的带领下开始穿防护服。流程不用担心会穿错,因为每一个步骤墙上都有提示,而且每个人的用品都是分开的。一到接班的点,就会有上百人一起穿防护服,现场挺壮观。

  昨天,我接到通知到医院二楼普通病房工作,在换衣服的时候临时通知我去了七楼重症病房,心里挺忐忑,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胜任,既来之则安之,一切听从安排吧。

  到了病房,映入眼帘的是满楼道的移动护士站。病人数量很多,而且病情都很严重。今天有幸看到了呼吸治疗上很高端的仪器。看到使用这种仪器的病人大多都50岁左右,岁数并不大,病情却这么严重了,因为病毒,不知让多少个家庭破碎。

  穿上防护服工作,行动起来感觉很笨拙,手上戴着两层手套,干起活来确实不方便。尤其是打针、采血这类操作,必须有手感成功率才会高。没办法,为了保护自己,只能慢慢适应。

  重症病房的工作还是比较繁琐的。虽然负责的病人不多,但工作量还是很大的,工作了一会儿,我的护目镜开始起雾了,根本看不清东西,总想用手去擦镜子,可又不能动,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“半盲”状态,只能看见轮廓,这可真是一次能力、体力和技术的考验!

  来到这儿上班的第一天就赶上了抢救,抽血化验的各项指标有好几项都是危急值。抢救过程中,带我的老师不停地为病人打气:“阿姨,加油,你要相信自己!”

  下了班,到了脱防护服的通道,有老师会来指导我们操作,有操作不当的地方及时给我们指点。当摘下眼罩的那一瞬间,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了。脱衣服时人很多,本来想和我的老师认识一下,结果还是走散了。每个人都穿着防护服,我们只能看见彼此的眼睛,通过防护服上的名字来分辨是谁,却看不见彼此的模样。今天一起工作的同事,即使乘同一辆车返回酒店都互不认识,但我们因为疫情走到了一起,是一种特别的缘分,也许到分别的时候我们都不会看到彼此的样子,但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名字。

  让我们携手共进,共同加油!

  2020年2月26日 星期三

  今天是来武汉的第六天,上班的第二天。从今天到周五的班都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。下午三点我们出发了。我们的班,时间分散的很开,司机师傅也是白天晚上倒班,非常辛苦。

  按流程穿好防护服,然后到科室接班,接班时已经快四点了,光穿衣服就穿了半个小时。今天的病人有两个,一个病人昏迷插管,另一个病人神志清楚。来之前,我以为会被分配到普通的病房,想着能和他们多交谈,多给他们鼓励,结果分到了重症病房,几乎没有和病人谈话的机会。不过今天还好,有一个神志清楚的病人。我对那位神志清醒的患者说:“叔叔你好,今天我来负责护理你,我来自河北雄安新区。”他问我叫什么名字,我指着防护服上的名字说:“我叫郝艳丽,有什么事儿你随时叫我,你现在的精神状态非常好,你一定要有信心,加油!”叔叔对我说:“好的,感谢你们,加油!”

  忙碌的工作开始了,为患者用药、翻身、吸痰。还好,这些工作我都能胜任,在这里还认识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生。他们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快一个月,跟病人很熟悉。上海的老师一直在帮我,他说我的这位病人已经恢复得很好了,可以试着下床活动一下。我有点儿不敢让患者下床,因为我对患者情况还不了解,怕出现什么意外。他就帮我协助患者下床活动。看着患者能活动了,我心情很激动,毕竟是在重症监护室,患者能下床活动实在不容易。患者想用手机记录下这美好的时刻,在录视频的时候,他对着镜头说:“我住院已经一个多月,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快20多天,今天终于可以下床了!感谢细心照料我的医生和护士,他们对我太好了!”说到这儿,他的眼睛里布满泪水。我们共同举起拳头,大声说:“中国雄起!湖北雄起!武汉雄起!加油!”

  我听完这些话,一股热血涌上心头。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的原因,这就是我希望看到的场景,希望大家早日战胜病魔,平安回家。

  转眼间四个小时过去了,下班我们还是要按流程脱衣服,出来时已经晚上八点半了,坐上车,到宾馆领了饭。进门不管多饿多累,也要洗个澡再吃饭,吃上第一口饭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,饭菜早已冰凉。懒得下楼热饭,吃了两口,实在吃得难受,还是去一楼热了一下,吃完饭已经十点半了,还要洗完当天穿的衣服,收拾完已经深夜。

  不管我们的路有多难,我们都会坚持走下去,打赢这场“战疫”。武汉雄起!中国必胜!

  2020年2月27日 星期四

  今天穿上防护服到接班的时间,要比昨天快了一些。以后流程熟悉了,会越来越快。今天分配了两张床,其中一个是空床,所以只负责一个病人。刚接班,就有两名患者抢救无效死亡了,以前在手机上只是看到确诊病例、死亡病例数字的增长,今天看到的是活生生的人死去,心中非常悲伤。

  今天的工作没有什么特殊的,学习了一些重症室里的小知识。一位四川的老师用乳胶手套充气,放在患者气管插管的管路下面,这样管子的重力就不会全部压在患者的口腔上,减少在口腔上形成压力性损伤。

  我在病房外面加药干活,走进病房,看到一位男老师在我管的病房里,仔细一看,是刚刚教我的那位老师。他说:“我来创作一下。”原来他在充气的手套上画了一个笑脸,写上“早日康复”四个字,真的是好有心。其实,有时候我们的祝福不一定要让患者知道,这是发自内心的祈祷与祝福。

  同昨天一样,下班后九点发车,到了酒店收拾完,睡觉时已经凌晨12点,城市和街道上格外安静。希望武汉早日恢复活力,让我们一起加油!

  2020年2月28日 星期五

  今天是我来武汉的第八天,上班的第四天。这两天武汉都在下雨,天气有些凉。因为昨天上班感觉有点冷,今天就多穿了一些,冷了总想上厕所,所以今天是有备而来,穿上了成人纸尿裤。

  今天刚一上班就收治了一位病人,心中有些顾虑,怕有不能胜任的工作,让别人笑话。等病人来到科室,我的这些顾虑都没有了,因为科室的其他护士都在帮我干活,已经下班的同志也没有走,帮我忙完了才肯离开。连接呼吸器、经鼻高流量,很快病人就安置好了。随后,我为病人进行了导尿和留置胃管。因为要在病人口腔里下胃管,得近距离察看,确诊患者口腔情况,所以存在非常高的感染风险,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。

  以前,我护理普通患者时,这点工作量并不算什么,但是穿上防护服做这些工作,才感觉自己胸闷气短。本来今天穿的衣服就多了一些,现在已经出了一身汗,口罩里的雾气也从鼻子上往下流,感觉很痒,却又不能用手去挠,只有一个字:忍!

 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,感觉有些乏力。进来的时候口罩戴着有点儿紧,没有在意。可现在,感觉耳朵勒得很难受,穿防护服的时候真是不能有一点凑合,不然这四五个小时真的很难熬。快要下班的时候,感觉耳朵快要掉了。在这里,对我们不仅仅是技术的考验,对我们的体力、耐力也是很大的考验啊!

  希望胜利的那一天早日到来,加油!

  2020年3月1日 星期日

  今天是我来武汉的第十天。今天上班时间段是上午八点到十二点。早上六点多起床,洗漱完毕,简单吃了点东西就要出发了。我比较担心这个时间段的班,因为我早上比较爱闹肚子,这要是穿上防护服,肚子疼,想上厕所那就尴尬了,所以提前吃了点儿治肚子的药预防一下。

  早上七点,我们出发了,像往常一样按流程穿好防护服。因为今天怕闹肚子,所以比以前更小心翼翼了。今天分配了两位患者,一位神志清楚,卧床的病人,另一位是昏迷的,气管插管的病人。早上的治疗还是比较多的,接完班后,快九点了。

  忙碌的治疗工作就要开始了,治疗之前我对那位神志清楚的患者说:“爷爷您好,我今天负责护理您,我叫郝艳丽,有事儿您随时叫我。”

  老人回应道:“好的,谢谢你。”简单的几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显得有些费力。他不说话的时候,就是气喘吁吁的状态,很痛苦。因为两个病人的病情都比较重,治疗也比较多,刚工作了一个小时就感觉自己已经湿透了。给昏迷的病人做完治疗,连忙去看那位清醒的老人,瓶子里的液体已经输完,赶紧加好药给他换上。我进去后他说了一句话,因为他气短,声音小,我没有听清楚,又问了他一遍,可是仍然没有听清。看他说话这么费力,不好意思再问,就对他说先帮他换好药。这时进来了一位医生,听懂了他在说什么,把地上的一卷纸捡了起来,放在他手里。这时他鼓足了气,大声对我喊:“我让你给我捡一下卷筒纸,你都不给我捡,你是干什么吃的?”

  我赶紧对他解释说:“我没有听清,你别着急。”

  他仍然愤怒地对我说:“早就掉下去了!干活毛毛糙糙的,这么半天了你都没过来。”他的语速越来越快。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说话越来越费力了。我对他说:“你别急,我还在管着一位比较重的病人,刚才一直在他那里”。没等我说完,他生气地说:“你不要狡辩,有什么可狡辩的?”

 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解释了,另外一个病人还在等着我,我也不想让他一直激动,就暂时离开了。出来后,感觉自己一肚子委屈,鼻子发酸,但是没有哭,因为我没时间哭,想一想也没什么可哭的。想到老人现在被病魔缠身,他一定很痛苦,难免烦躁,发泄一下也很正常。想到这儿,心里就觉得没什么了。

 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,他要吃饭。因为活动耐力很差,我只能一口一口喂他吃。用吸管喝奶的时候,他显得有些吃力,我跟他说用吸管费力的话,就用勺子喂吧。他点点头,忽然对我说刚才说话有点不中听,让我别往心里去。听到他的话,我心里暖暖的。他说他心里很烦,一家五口有三个都被隔离治疗了,这个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,让人有点措手不及。在他眼中,我看到了悲伤与无奈。我用刚学的河南话和他聊天,终于把他哄开心了,我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我赶紧到昏迷病人的病房给他翻身,掀开被子时傻眼了,病人拉了一床的大便,床单、被罩上都是。老师帮我一起给他擦大便,给他换床单、床罩。给一个不能动的患者换床单也是一件工程啊,汗又湿了一身。

  我觉得我现在能做的,就是护理好他们,安慰他们,给他们多一些鼓励,让他们减少痛苦,希望胜利的日子早点到来,加油!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也越来越柔软,一件小事就很容易受感动,比如看到冉冉升起的国旗,听到雄壮的国歌,还有很多生命的诞生与逝去,总是让我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。因为郝艳丽的缘故,我也似乎亲眼目睹了死亡,它仿佛就在不远的地方,面目狰狞,随时张着血盆大口吞噬自己。愿我们用一种久违的心情,去体验生命的感动,去遇见岁月的美好。

  作者简介:水菱,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喜欢摄影和旅行,喜欢在行走山水间感悟人生。有短篇小说、诗歌、散文等近百万字发表于网络、报刊、杂志。长篇小说《长河悲歌》荣获“河北省第十三届文艺振兴奖”。

责任编辑: 王晓娟
关键词:
+1
新闻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,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我网立场

为你推荐

加载更多新闻
02002003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192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