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
北京晚报
阅读正文

北京援助雄安 北京来的老师带来了新变化

2019-09-12 10:29:31 来源: 北京晚报

  原标题:北京援助雄安 多所学校合作挂牌

  北京来的老师 带来了新变化

  2018年3月,北京市援助雄安新区办学项目正式启动。北京市六一幼儿院、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三小学、北京市朝阳区实验小学、北京市第八十中学分别与雄安新区雄县幼儿园、雄县第二小学、容城小学、安新二中结对办学,北京学校的雄安校区(院区)正式挂牌。当年11月,雄安新区容城县人民政府与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、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举行援助办学签约暨揭牌仪式,正式确立了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与容城中学、容城镇第一中学,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与容城县沟西小学合作关系。随着北京血液的灌注,雄安新区的教育也在一天天发生着新的变化。值此教师节之际,我们采访了三位来自北京的老师,聆听他们在雄安的耕耘与收获。

  刘大伟 人大附小雄安校区美术老师

  “收破烂的刘老师”

  “今天下午放学后,我的同学告诉我说,教我们美术的刘大伟老师要去云南上课了,明天就走……刘老师虽然才教了我们几节课,但是,我从这几节课中真正地了解了刘老师:在别人的眼中,刘老师就是一个爱好美术的大人;而在我们的眼中,刘大伟老师就是一个爱玩的小孩儿,和我们一样。现在,刘老师要走了,我真舍不得他……”

  今年4月,人大附小雄安校区5年级的语文老师在群里发来了一篇孩子写的作文,质朴的语言,看得刘大伟眼睛一热。原来,刘大伟报名参加了五一假期学校的送教活动,消息一出,孩子们以为“破烂王”不回来了,纷纷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舍。

  “收破烂的刘老师”是孩子们给刘大伟的美誉。

  今年2月,刘大伟成为人大附小派往雄安校区的第一批常驻老师。

  一入学,他就面向所有孩子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,调查结果却让他感受到不少压力。原来,这所学校此前只有1位专职的美术教师,很多班级的美术课都由班主任兼任;孩子们对美术课的兴趣并不高。怎么办?

  第一周上课,刘大伟就给孩子们公布了一个爆炸消息:以后美术课两节连上。“两节美术?我没听错吧?”孩子们以欢呼声和掌声给了刘大伟回应。“美术课两节连排,一方面可以帮助孩子们养成准备画具、整理收纳的好习惯,另一方面也能保证学生创作的连贯性,让孩子们在一个较为充足的时间里发现美、欣赏美、创造美。”

  有了时间,上课内容也要好玩有趣。在刘大伟的课堂上,废纸箱、包装纸……生活中一切废旧的物品都成了美术创意的来源。上个学期,他还别出心裁地以《弟子规》为题材,将传统文化与美术教学有机整合,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,带领孩子们用1085块边长为25cm的废纸板拼贴成巨幅的弟子规刻画作品,“这并不是简单的刻字,从裁剪纸板到拓印画稿、从标号到刻纸、从揭撕面纸到排列校对、从拼贴到诵读,孩子们在一步步实践与创作中成长和收获。”

  除了日常教学,闲不住的刘大伟还在雄安校区开辟了一项“副业”。他发现,每周二下午的选修课之后,总有孩子磨蹭着不想下课。饭后时间充裕,大多数学生出了校门就能回家,晚上的时间是不是可以利用起来?在得到孩子父母同意之后,刘大伟的“夜间沙龙”开张了。

  让他没想到的是,除了学生,“夜间沙龙”也吸引了不少家长和老师的光顾,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能来四五十人,给报名者分组、辅导、整理学生作品……刘大伟一下子多了不少工作,他却甘之如饴。“教学是个良心活儿,多干点儿也累不坏。”

  上个学期结束,刘大伟做了一项调查,结果让他非常欣慰:特别喜欢美术的学生由之前的112人增加到了283人,对美术感觉一般的学生从89人减少到10人。而刘大伟也申请了新一学期的驻校。

  殷珺 北京市六一幼儿院雄安院区执行院长

  让孩子成为游戏的主人

  周日晚上,殷珺匆匆赶往雄安,等待她的是新一周的会议和工作——2018年雄县幼儿园挂牌北京市六一幼儿院雄安院区之后,每周的奔波对她来说便成了常态。“去雄安之前,对新院区的情况一无所知。”殷珺还记得自己刚刚接到使命时的复杂心情:对未知的忐忑、对“新生命”的期待,还有一点隐隐的兴奋。2018年3月1日,殷珺第一次踏上了雄安新区的土地,崭新的面貌让她有些吃惊。在她的认知里,雄县幼儿园是一所历史悠久的老园所;而实际上,幼儿园在2017年翻盖重建,几乎是一所新建校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。

  面对的第一个挑战是匮乏的物资。学前儿童的学习特点就是在“玩中学”,游戏是幼儿获取知识的重要途径;但在原有班级中并没有区域材料,桌面玩具配备也很匮乏,没有年龄段区分,与幼儿年龄特点和班级人数配比严重不符。为此,殷珺多方协调,最终为班级投放区域材料及桌面玩具共224类938件。

  师资水平参差不齐是让殷珺头疼的第二个挑战。刚入院区,殷珺就做了一项问卷调查,调查结果显示,在所有的任教老师当中,具有学前教育相关专业资质的教师比例仅有34%,而这一比例在北京的幼儿园中要达到100%。

  针对当地教师的专业需求,殷珺先后邀请100余名雄安院区各岗位教职工到北京参与为期一周的跟岗工作,深入行政、保教、后勤等岗位,进入到骨干教师班级进行实地跟岗观摩。与此同时,一批批名师也走进了雄安:对接以来,每周从北京选派20余名骨干教职工到雄安院区进行各类培训活动,与雄安院区的教师分享经验。

  细心的老师们还注意到,班级内的光线昏暗,给幼儿视力带来很大负担;但是,电压不稳、安装位置不安全,改变不是易事。殷珺不泄气,灯管材料一种一种试,电压安全亲自实验;功夫不负有心人,改造方案最终确定,在最短的时间里,每个班级都“亮”了起来。

  渐渐地,幼儿院活动丰富多彩了,老师们的教育观念变化了,孩子们的求知欲也更强了。殷珺对此很欣慰,“北京市六一幼儿院成立于战争年代,饱含着红色基因。雄安院区又是新时代蓬勃发展的一片热土,同样具有开创性。我愿意为此付出和奋斗。”

  胡友永 北京市第八十中学雄安校区校长

  花甲之年再出发

  新学年开学,北京市第八十中学雄安校区的老师们收到了第一份开学大礼包:每个人都拥有了一台属于自己的办公电脑。校长胡友永的“心愿清单”上又可以划掉一项。

  2018年3月,北京市第八十中学雄安校区挂牌。那时,胡友永正担任着八十中睿德分校的“一把手”。睿德分校刚刚投入使用两年多,开疆拓土工作基本就绪,一切都在蒸蒸日上。已经55岁的胡友永心里盘算着,直接在这所学校干到退休,将学校打造成一所家门口的好学校,自己也算是不辱使命。然而,雄安校区挂牌后不久,校长田树林就交给他这一新使命。虽然意外,但是胡友永也没多犹豫。2018年9月,接近花甲之年的他,带领北京市第八十中学干部教师团队8人进驻雄安校区。

  “去之前有一定的思想准备,但真到了现场,那里办学条件与北京的天壤之别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”首先是亟待改善和升级的硬件:300米跑道的土操场,“晴天跑步一身土,雨天走路一身泥”,更棘手的是操场旁边还有7座坟头。学生食堂是简易棚,只能容纳700人用餐,而全校共有学生2400人,不得不错峰吃饭,为了节省空间,还要站着吃,用餐设备也很简陋,塑料袋盛饭,饭后常常是一片狼藉。多数班级七八十人,最多的一百多人,学生4个人一排,不能走动,夏天只有吊扇,一进教室一身汗。仅有的3个实验室也远远不能满足全校35个初、高中教学班的实验要求,所以理化生从不上实验课,也没有专职实验员……

  经过前期的了解和调研之后,在第一次全体教师会上,胡友永道出了自己的8个心愿:让学生用上塑料操场告别土操场;让学生有个能坐着吃饭的餐厅;中午能让学生回宿舍睡会;教室里不再有那么大的垃圾桶;上课不再有学生趴着睡觉;老师们每人一台电脑;能为学生开足所有理化生实验;每个学生都能参加一个社团,有一个兴趣爱好。

  为了达成这些心愿,胡友永和同事们开始了四处奔走:邀请安新县县长、教育局局长多次到校考察,促使县里专门成立工作小组。于是,今年3月开学时,坟头不见了。目前,操场改造项目资金已经到位,土操场即将成为历史。成立卫生整治小组,加大卫生检查力度,要求零食不得进教学楼。于是,以往随处可见的直径60厘米、高60厘米,泛着难闻气味的硕大垃圾桶开始缩身隐形,楼道越来越干净了。换掉食堂一次性塑料餐具,改用钢质的餐盘和餐勺,原来塑料袋到处飘、满地剩饭剩菜的餐厅开始变得一尘不染。更让胡友永兴奋的是,新餐厅的规划已经立项。

  要让学生上课抬起头,课堂教学就要改革,而改革的关键在教师。在本部的支持下,胡友永开始了“走出去”和“引进来”的组合拳:一方面,有计划地安排教师到本部学习培训,一年多来,共有5批一百多名教师参加了本部的教育教学活动;另一方面,把专家、名师请进雄安,让老师们在家门口与大家面对面。同时,全校教学基本功大赛、教育基本功大赛、读书交流活动、名师工作室、远程备课等活动热火朝天地开展起来,为教师专业成长搭建了平台。(记者 牛伟坤)

责任编辑: 王晓雨
关键词:
+1
新闻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,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我网立场

为你推荐

加载更多新闻
02002003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76053